您的位置:首页>> 融资
  
  

伊力特时代征程之传承兵团精神(四)

发布时间:2020-12-25

最近,网络上流行着一个段子: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有十大怪,首当其冲的一大怪便是“来自五湖四海、天南地北,十人一半是兵,知青支边参半,分住师团营连”。

没错,几十年前,除了有组织地向兵团输送大批建设者外,还有许多来自全国各地的自愿支边者。因为他们没有档案、没有组织,人们总是对他们另眼相待,但就是这样一群人,没有生在兵团,却把根扎在了兵团;没有赞誉褒奖,却为兵团默默奉献了一生。

我的父亲就是这样的人。

我的祖籍在甘肃文县。这里靠近九寨沟,虽然山清水秀,但因为地处深山,交通不便,加之人多地少,是出了名的贫困乡村。父亲结婚后,有了我和姐姐。为了改变家庭生活,父亲毅然决然踏上了西行的列车,来到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新疆。一年后,父亲在亲戚的帮助下,在兵团找到工作,落下脚跟,返回老家把我们接到新疆。

来到兵团后,我和姐姐先后入学,妈妈买了一头牛,搞起了养殖,父亲则继续在伊力特酒厂工作。父亲是一名装卸工人,每天要把七八十斤重的包装材料从大卡车上卸进库房,再把成千上万箱伊力特酒从库房搬上开往全国各地的大卡车。父亲个头不高,只有一米六几,体重刚60公斤,身体单薄,但他干起活儿来一个顶俩,五六箱成品酒摞在一起不仅远远超出头部,还遮挡了大部分视线,父亲好像拥有超能力,总能稳稳地走在跳板上,把酒准确摆放在指定位置。

每到冬季,父亲就变得格外忙碌,有时候早晨七八点就出门,天黑透了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吃过晚饭,我和姐姐闹着爸爸陪我们玩捉迷藏,但常常是我和姐姐躲了很久,也没人来找,后来才发现父亲早已倒在床上打起了呼噜。

后来,父亲先后干过酿酒、培菌和包装工作。包装车间是流水线生产,一个萝卜一个坑,谁都不能偷懒。父亲负责的是包装流程的最后一道工序——捆箱,当一箱箱半成品酒顺着传输轨道输送而来,父亲要紧盯着箱体喷码,还要给外箱封口,把成品酒运进库房。流水线的工作看似简单,实则辛苦,生产线一天包装多少箱酒,父亲就要弯多少次腰,每隔一段时间,还要拖着几百斤重的拖车进库房。长年累月下来,父亲的腰落下了许多毛病,但他依旧坚守岗位。有时候,喷码机、捆箱机出了故障,为了不给同事添麻烦,父亲便在工作之余自己研究、动手修理。

前不久,我在一本书上看到这样一段话:“兵团精神”是以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为主要内涵,源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厚重历史,根植于兵团屯垦戍边事业的伟大实践,是兵团几代人用真情和热血铸就的不朽丰碑,是半个多世纪以来兵团人为之献身的屯垦戍边千秋伟业的主流价值所在。

那一刻,我恍然大悟,“兵团精神”不是兵团人的专属,而是每一个为兵团奋斗过、努力过的勇士的共同荣誉。父亲已经在伊力特公司工作20多个年头了,他虽不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兵团人,但他受到兵团的庇佑,把根扎在了兵团,把青春奉献在了伊力特。所以,他是“兵团精神”的践行者、弘扬者!刘小芳

上一篇: 酝酿取消商品房预售制度?广东省房协:只是征集意见而已

下一篇: 国税函[2007]244号 股权转让收入征收个人所得税问题